网站首页 >> 昆明新闻 >> 军事新闻 >> 军史连载 >> 正文

石头村里的新兵

来源:昆明网    2017-12-30 3:02:07     作者:刘辉      编辑:1002     浏览次数:0

  在1977年之前,我是从电影《地雷战》中认识了什么叫工兵的,小胡子度边队长带领工兵用探雷器找地雷,找到一颗臭巴巴雷,最后用放大镜看地雷还被炸死。关于为什么会当一名工兵,来到赫赫有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工兵第七团,一是因为这年盘龙区武装部招收的十几个兵全部都到工兵七团;二是工兵七团接兵带队干部是当时工兵七团政治部的副主任,叫张道宇,代号:张8号。他说工兵七团有个宣传队,那时我刚从昆明市第十中学高中毕业,我在学校宣传队就有一个当文艺兵的梦。他到我家家访时,还向我的父母谈及到关于入伍后入党和提干问题。这样,我和我的家长都决定去工兵七团。这年1月5日清晨,天有点雾,有点冷,省委大院里静悄悄的。因为我是“后门兵”,所以连邻居发小也未敢打扰,悄悄地遛出了大门。我穿着肥大的冬装在父亲的陪同下,来到昆明市中心的春城饭店正门口广场上,登上了南下玉溪县的丑7-07的军车。这年春天,由昆明市五华、盘龙、官渡、富民四区县的二百多号昆明籍新兵来到工兵七团麾下。 

 

  车队穿过昆明市区,从东风广场前驶过,四个月前这里因毛泽东去世曾经是一个花圈的海洋,我和同学们在我家园子里砍了几颗竹子,编了个花圈送到这里。这年,我没少哭,从一月的周恩来去世、七月朱德去世到唐山大地震。 

  车队驶出昆明市区时,车上的新兵都默默无语,当汽车翻过昆明和玉溪交界的刺桐关时,突然有一个新兵大哭起来,我不知所然,当兵很光荣,他哭什么?两年后,当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,我们这一车新兵中就有战友永远地长眠在了南疆。我回想,当年哭的兵是他吗?他有一种预感吗? 

  玉溪人民很勤劳,田种的很好,给我的印象是大寨学得好。一条大坝出现在车队的左边,老兵指着说:东风水库,部队所在地。大坝旁整齐的白色营房,真得很令人向往。可车队并没有转弯上去,而是一直穿过玉溪坝子,翻过一座山,来到一个小山村,地名:研和公社宋官大队石头村,一个以土石木草为主要建筑材料的、再普通不过的小山村。老兵让我们下车,我真怀疑自己的眼睛,当兵怎么当到村庄里啦?在中学里我学过工,学过农,现在当兵要先学农业?此时此刻我都还不知,石头村竟是工兵七团驻扎在玉溪后,历届新兵集训之地。不由分说,老兵己将我们带入牛棚二楼。我还没缓过神来,一个云贵川交界的口音叫道:放下背包,操场集合!楼前的打谷场变成“操场”,我们的新兵生活开始啦!2017年我自驾车又来到石头村,当年的牛棚和打谷场还在,甚至连我们新兵连文艺汇演的老舞台都在,只是现在的新兵已有了专门的新兵训练基地。而且,云南省最大的国家国防教育主题公园“玉溪市国防兵器园”就建在石头村旁。 

 

  我军新兵都要经过三个月的集训后,才能颁发领章、帽徽,分配到战斗连队,成为一名真正的士兵。至今,我依然还记得当我把第一枚帽徽插入军帽时流下的泪水。 

  新兵训练主要课目就是练“走路”,齐步走、跑步走、稍息、立正……当然,新兵最大的愕梦还是半夜三更的紧急集合。白天训练很累,晚上倒下就打呼噜。突然一声哨音,大家在迷惘中,一条裤子两人穿,两个背包一根带,鞋子被人穿走了,帽子被人戴错……反正一切全乱套了。出门水稻田埂上开跑,回来全身是泥,有抱着背包回来的,有光着脚回来的,个个都很狼狈。我们新兵一连一排一班全是盘龙区应征的兵,班长是个1974年的云南镇雄兵,脾气大,力气大,心里总有一股要好好收拾收拾城市兵的念头。谁的动作不到位,他一脚可把人踢翻。白天他生气,晚上一定会紧急集合。午休时谁要讲话,就被罚到炊事班砍柴。每月新兵都要上山砍柴,一次,几个新兵竟误闯入深山老林中军区通信团营地,被几个女兵用56式冲锋枪押送回来。 

  1993年我自费留学来到俄罗斯圣•彼得堡戏剧电影大学留学,攻读电影导演。在这里天天都要吃的一种菜:洋葱,这又使我想起了当年新兵连的生活。洋葱能久放,烹饪也简单,新兵连就天天吃洋葱,顿顿吃洋葱,结果,房前屋后,宿舍里,操场上,厕所里,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洋葱味,以至于我离开部队后就从来不吃洋葱啦。来到俄罗斯这是唯一可买到的莱,实属无奈。新兵连伙食标准一天0•37元,一个星期一顿肉。几个当过知青的新兵常常跑到老乡菜地偷几个辣椒用报纸烧烧吃,还说比知青点好多啦。 

  当时,中国实行义务兵制,当兵第一年每月6元津贴费,第二年每月7元,第三年每月8元,从1950年代到1980年代近40年未变。星期日上街比例为全班人员的10%,一般情况一个班只有一人可以去。老兵都让新兵上街,因为新兵信多,收假时间为下午4时。当时城市里的学生毕业只有一条路“上山下乡”,兵源只能从工厂里招收,所以,昆明兵大多当兵前都有工作,每月约有38元的工资收入。所以,昆明兵相对有点富裕,上街的目的主要是“改善生活”。 

  团电影组每个星期来新兵连放一场电影,有一次刚下过雨,打谷场上全是泥水,我们只能坐在背包上看电影,背包就是一床被子,班长让我们放背包,大家都很犹豫,班长见状说道:下面是屎都要放下去!我们只好心疼地放下了背包。这晚放映的是刚刚解禁的电影《洪湖赤卫队》,里面反派彭霸天很象我们的一个战友,从此,他就被叫:“彭霸天”,并且一直叫到今天。 

  一个多月后,团宣传队要参加昆明军区文艺汇演,贺太平队长来到新兵连,这样,我和另外两个有文艺细胞的新兵提前结束了新兵生活,离开了石头村。其实,至今新兵连的时光依然出现在我的梦中,我无法控制梦,所以它将会伴随着我的一生。

热门资讯

+更多

资讯排行

+更多
机要功臣龙有翼
1991年8月1日,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64周年之际,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向全军从事机要工作25年以上的工作人员颁发了荣誉证书,表彰他们为党的机要…[详细]
设为首页 加入收藏  联系我们  隐私保护  服务条款  免责声明  广告服务  招聘信息  版权声明  关于我们

Copyright @ 2010-2018 5akm.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我爱昆明 昆明_昆明网_昆明论坛_昆明社区 版权所有

昆明_昆明网_昆明论坛_昆明社区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8570555 公安备案号53011202000349 举报邮箱:2806722877@qq.com

网站备案:滇ICP备1500619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