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>> 昆明新闻 >> 社会新闻 >> 社会热点 >> 正文

疫情期间,我在曲靖送美团外卖

来源:掌上曲靖    2020-3-23 17:46:18     作者:陈泓洁      编辑:1005     浏览次数:0

  2020年的春节,新冠肺炎疫情以武汉为中心向全国蔓延,这场疫情把全国人民都困在了家里,不能出门采购,吃饭、生活变成每个家庭的难题。在许多城市,外卖小哥担负起了保障民生的重任,他们穿梭在城市的每个角落,成为“逆行而上”的“城市摆渡人”。他们虽不像一线的战疫医生,但他们也奔走在风雨中,冒着被感染的风险,默默守护着一条街、一座城,准时准点把一份份物品送到居民手中。这场战“疫”中,有许许多多发生在外卖小哥身上的感人故事。

  

  钱斌:顾客一句谢谢、一个微笑是最暖心的回报

  

  “从大年三十到现在,休息过三天,其他时间都在跑单。”钱斌是曲靖市麒麟区的一名外卖配送员,疫情发生后,他一直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每天上班钱斌都是“全副武装”,戴着口罩和头盔,送餐前钱斌都要将餐箱、电动车等工具消毒,之后再佩戴“无接触安心卡”,卡片上记录着他当天的体温和餐箱消毒等信息。这段时间站点相对安静,平日里有上百名同事在这上班,现在只有几十人,因为疫情,很多在外地的同事都没能及时返回到工作岗位上,每日几千个订单的量,也落在了几十个外卖配送员身上。

 

钱斌

  

  疫情期间,订单没有明显增加,增加的是配送难度

  

  “疫情期间订单是少了很多,但是配送难度却加大了,曲靖很多小区都实行了封闭式管理,我们配送的时候基本进不去,只能送到小区门口,多数顾客都还是理解的,会自己来拿。但是还是有一些顾客不理解我们,对我们也不太友好,甚至因为进不去小区大门,无法把外卖送到顾客手中而全额取消订单,这样基本这一单也就废了。不理解与责难始终是少数,其实感动也是有的,记得有一次下大雨,我在配送的途中全身都被大雨淋湿了,到了顾客家门口时,顾客不但没有责备我延迟,反而还往我手里塞了一个苹果,那一瞬间我真的觉得很暖。”钱斌说。五年前,钱斌辞去了物流公司的工作后,就在美团外卖当起了全职外卖员,这一干就是五年,从最开始只有13个员工、5个外卖配送员,到现在上千名外卖配送员,钱斌笑着说:“我也算是公司‘骨灰级’的员工了。”

  

  为有需要的人,做力所能及的事

  

  疫情期间,每天大概送30多单,在送餐种类上还是有了明显区别,“以前顾客线上下单主要是餐食外卖,但疫情期间大多数餐馆都歇业了,顾客们下单更多的是药品、超市的瓜果蔬菜以及一些日用品。”钱斌说。疫情期间,钱斌所在的公司为配送员制定了详细的工作流程。“疫情发生以来,我们的常规消毒从原来早晚两次变成了一天多次,每天完成一单就要对餐箱和电动车进行消毒,每次送完餐回到站点,还要测体温,每个配送员,每天可以领取一个口罩。”记者了解到,钱斌所在的外卖公司为配送员们制定了完善的保护措施。针对感染风险,公司统一为配送员提供免费保障方案,从检查、疑似、隔离、确诊以及治疗的各个阶段,都给予骑手相应的补助及保障,包括生活关爱、疾病慰问金、门急诊医疗费用报销以及最高10万元特殊保障金。疫情期间送外卖害怕过吗?担心过自己的安全吗?“还是担心过的,但是没办法,疫情期间本来站点就没几个人,自己休息了,站点就会‘爆单’,况且很多市民都不能出门,为了有需要的人,我也是做力所能及的事。”钱斌说。今年30岁的钱斌是地道的曲靖人,做外卖配送员这五年里,他风里来雨里去,遭遇过很多歧视和委屈,也有很多感动,工作虽然很不容易,但钱斌觉得大体还是不错的。钱斌告诉记者,做外卖配送员的这几年,人黑了很多,夏天的时候手臂也是晒出了两个颜色,但为了养家糊口一切都是值得的。钱斌的工作很辛苦,但有时候遇到暖心的顾客,他们的一句感谢、一个微笑,也是对他辛苦工作的最大回报。“儿子今年7岁了,一直都很懂事,疫情期间我去工作,他总是像个小大人一样,叮嘱我一定要戴好口罩。”钱斌笑着说,“等疫情结束后一切恢复正常的状态,我最想带着家人去大理,补过一个和亲人团聚的春节。”每一个努力生活的人都值得被尊重,疫情下的“外卖小哥”,更值得。

  

  岳亚芳:被需要的感觉真好

  

  对于以男性为主的外卖配送行业,女骑士隐没在“配送小哥”群体里。岳亚芳,是曲靖城里少见的女外卖配送员,在曲靖城区超千人的外卖配送大军中,女性外卖配送员也就20多人。记者见到岳亚芳的时候,她麻利地骑上电动车返回站点,娴熟的动作,平静的表情,很难让人联想到,此刻站在面前的是一位95后“小花”。

 

岳亚芳

  

  骑着电动车,看城市风景是一件很享受的事

  

  为什么会选择做一名外卖配送员呢?“毕业后我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,一次点外卖,那个外卖小哥说他们刚好招人就来试试了,就觉得骑着电动车看城市风景是一件很享受的事,也很好玩。”岳亚芳说。这个月是岳亚芳加入外卖配送队伍的第四个月,虽然工作很辛苦,和她之前想象的外卖配送有些差距,但是听到顾客一句贴心的“谢谢”,她就觉得很暖心。岳亚芳告诉记者:“我们一般分早班和晚班两个班,早班7:30就要开始工作了,晚班是从23:30开始,一直工作到凌晨两点,一般女外卖配送员都是上早班,不用上夜班,这也是公司为了保护我们而规定的。”岳亚芳上岗的第一天,老外卖配送员带了她半天,从店到小区走一遍整个流程,教她如何使用软件里的导航、如何给顾客打电话等。刚开始的时候因为不太熟悉业务和路线,一天下来也只能接个四、五个单,后面进入正轨后,岳亚芳一天差不多可以跑30多单。岳亚芳所属的站点女骑手很少,但她们不会因性别受到照顾,有时候的订单有20多公斤重,还要爬没有电梯的老式住宅楼,她没有怨言,“只要接到单了,我肯定就会把它完成,站里的同事对我也很好,有时候我拿不动,求助他们,他们都会过来帮我。”

  

  疫情期间,连续40多天坚持接单,只是因为喜欢这份工作

  

  “疫情期间,有个顾客买了10公斤大米和几桶油,我都是一步步挪到顾客家楼下的,实在提不动了,给顾客打电话,他就下来帮我。往日我常常希望曲靖街道人少点、不堵车,但车和人真的少了,又感觉心中空荡荡的。”在疫情期间送外卖,岳亚芳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重要性,虽然家人也很担心她,劝她在家休息,但她还是一直坚持连续工作40多天不休息,她知道疫情期间,顾客需要自己,虽然有一定风险,但自己能为大家服务,心里还是蛮自豪的。外卖配送虽然辛苦,但是越来越多的市民对外卖配送员这个职业有了更多的理解和赞誉,经常会有顾客对岳亚芳说“谢谢”,叮嘱她注意安全注意防护,有的甚至还会给一些打赏,这都让岳亚芳很暖心。当记者问岳亚芳是什么使她在疫情期间还坚守在岗位上?她毫不犹豫地说:“喜欢,我喜欢我这份工作,在这个‘大家庭’里,我和小伙伴们(同事)相处得很愉快,工作也很开心。”

  

  疫情之下,曲靖这座城市,没有一个旁观者,没有一个人能置身事外,所有人都努力着,发出一份光,贡献一份热,他们是普通人,也是战“疫”好战士!(曲靖日报记者 陈泓洁)

热门资讯

+更多

资讯排行

+更多
东莞淫乱夜场实拍:各省姑娘被明码标价
150元能找两位姑娘!英国记者菲利普斯(Tom Phillips)走访了广东东莞市中心一家地下妓院,对这个汇集了各地民工的加工业中心的色情行业一探究竟。[详细]
设为首页 加入收藏  联系我们  隐私保护  服务条款  免责声明  广告服务  招聘信息  版权声明  关于我们

Copyright @ 2010-2018 5akm.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我爱昆明 昆明_昆明网_昆明论坛_昆明社区 版权所有

昆明_昆明网_昆明论坛_昆明社区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8570555 公安备案号53011202000349 举报邮箱:2806722877@qq.com

网站备案:滇ICP备15006197号-1